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“我就喜欢那把!”

    项逐元刚消下去的怒火顿时上升:“你最好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怎么不知道!项心慈想坐起来挑衅他,下一秒又摔回去!可依旧凭着多年练舞的柔韧性,裹成粽子的状态下‘坐’了起来,眼里的火气还能与他再呛个百十回合,直到气死他为止!

    但对上项逐元眼睛的一瞬,项心慈怒火中烧的现状被惊醒,所有的力气烟消云散,她在做什么——

    欺负他嘛,就因为他脾气好,一直肆无忌惮的欺负他。

    项心慈依从身体的惯性,安分的向后倒下去,扭过头,不理他。

    项逐元见她安分,神色也缓和了几分,刚才他脾气有些大,吓到了她,也有错。

    项逐元坐在她床边,介于少年与青年的背脊挺直,人坐在那里,已经有了自己的威信,语气柔和的开口:“好了,赔你一把一模一样的,再给你一把喜欢的,说说看,有特别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项心慈神色平淡:“不过是一把扇子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项逐元怔了一下,随即看着她,就这么看着,目光中的寒意在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项心慈安分的躺着,不吭声,没有怨,怕他听不懂,或者理解错自己的意思,也看向他,目光异常平静:她不要了,以后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项逐元目光越来越冷,声音平和的冷厉:“你不再想想……”你可什么都没有!只凭五叔!你能拿到什么!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你好好的就行。极致的荣华也已经享受过来,就那样。

    “小七……”项逐元伸出手,将团在一起的一缕长发慢慢的帮她顺整齐,垂在她胸前:“你最好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当然知道!项逐元这人太过嘴硬心软,就自己这种让他声名狼藉的妹妹,能扔的时候绝对不能犹豫!管她有没有血亲关系,留着成绊脚石吗!

    项逐元就是个纸老虎!烂好人!多拙劣的演技,他都照单全收!大梁第一奸臣送他一点不亏!

    项心慈却神色平静,任由他看。

    项逐元等了很久,见她不改口,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:“项心慈,到时候不要哭着来求我。”

    好走!不送!成天装的跟什么似的,这种话她听的耳朵都废了!哪次来过真的!从他处死谏臣开始,他就背离了他自己的信仰!一无所有了!

    你要的家国安宁!天下大任都离你而去了!去了你知道吗!还在这里费什么话!

    项逐元看她死不改口的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