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秦姑姑追的急正好撞到折返回来的世子爷,赶紧后退俯身行礼,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,想必已经看到了,她们小姐不是这样的人,平日睡觉很规整的!

    秦姑姑想解释两句,见世子脸色凝重,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走到门边时,脸上早已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:“醒了让人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急忙应下:“是。”

    项逐元还想说点什么,又作罢,转身折去了她的书房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状立即命人去备茶:“通知下去,世子今天来的事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项心慈的书房像她胸中的笔墨一样干净,项逐元本来信上天不会永远的偏爱某些人,看多了自家七妹也就不信了,如果一个人在外貌上过于被眷顾,那她就会忘了怎么在才学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如果努力了,定然就是被偏爱的不够彻底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项逐元一再提醒自己,这样认为不对,有的人比他七妹妹会受到更好的教养,也免不了对别人口中一再夸赞的京中才女,生处两分‘才学’弥补不足的定论。

    项逐元没想过把自己这个想法公诸与众,自然就没有想过要改。他随手拿起桌上一本琴谱,抬眼,偌大的书架上摆满这样的琴谱和舞史,以及她自己胡乱涂鸦的舞步技巧。

    项逐元嘴角隐隐上扬,五叔到底偏爱她了,这间书房装在这里就是浪费,尚且不如给比小七小两岁的妹妹,九妹如今已经能像模像样的写词赋了,只有她,字都写不工整。

    项逐元无奈的叹口气,幽香的气息犹如她的人在这间过于女性化的书房内般飘荡。

    项逐元走到熟悉的琴前站定,手指拨弄了一下,君子六艺,他也涉猎熟知,收回手,走过去,没有在这间房内停留,绕道后面的一扇门,打开。

    一间更大更宽敞,夕阳铺满整个木质地面的舞蹈房呈现在眼前,舞蹈房北面墙上是一整面的琉璃墙,南面是二十四扇全开窗,整间看似空旷的房间比一旁的书房造价更高更得主人的心。

    项逐元抬首,左边的琉璃镜上清晰的映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郑管家刚打算跟进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已经关上了门,

    如果不是郑管家躲的快,就被夹在门中间了。

    项逐元漫步在色调柔和的舞房内,成排的琴放在琴架上,舞衣整整的挂了一排,一人多高的架子环绕了舞房一圈,地板光洁如新,角落里话铺着厚厚的垫子。

   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