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也不支持她称帝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

    项心慈良心很好的温柔一笑:“想你手艺好,描眉梳妆,都舍不得拆了。”

    明西洛脸上的阴沉才散去了,只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想弄死看台上唱戏的书生,既然想,还是做了好。

    项心慈的手突然摸了下肚子。

    明西洛顿时从阴暗中回神,紧张不已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动了一下……”项心慈笑了,虽然不怎么喜欢以前的孩子,但突然有些好奇会生出个什么品性的来。

    明西洛闻言有些茫然,既然眼里迸发出灼热的火焰,将手放下去:“哪里动了,哪里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穆济下楼的时候,刚好看到一袭波光潋滟的衣裙,裙摆上绣着牡丹与家徽相应的金色花边,摆动间仿佛鲤鱼跳出水面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他不禁诧异,刚刚不是走了?

    项心慈神色无恙的看他一眼,已经没了刚刚的意动,也许是交手过,所以不甚感兴趣;也许是觉得不值得为了他,后院起火;也许是因为明西洛不喜欢,多多少少是为了他吧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项心慈只看了一眼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明西洛斗笠罩在身上,没有向后看,对心慈不好。

    聂常司看着前面两个人,慢慢睁大眼睛,他们……又慢慢沉寂下来,看到了又如何,他又不敢去告状,何况跟谁告,这种事,皇上如果不管,就是人家家世。

    穆济看着简单挽了发,清丽的仿佛不染尘埃的身影消失在转角,明明应该做了什么,却丝毫不见妩媚,也不是不谙世事的清纯,而是高不可攀的娇柔清灵,多看一眼都是造物主对宠儿的恩赐。

    聂常司自认自己不敢说,但也没料到忠国夫人如此明目张胆,皇上忙的秀女顾不上选,忠国夫人已经广开后宫,至先帝与何地!世风日下,品性败坏、有负先皇恩德!

    但又不得不承认,忠国夫人有一张倾国倾城到让人望而生寒的脸,那天她就那样坐在龙椅上。

    虽然于理不合,但又莫名让人血脉喷张,仿佛那就该是她的位置,整个大殿都因她的到来,换了支撑穹顶的石柱。

    聂常司正想着,便听到穆大人说话,他没听清,立即诚惶诚恐的仰着头茫然的看着穆尚书。

    穆济神色冷了三分,突的不再重复,想必刚才一见其中肮脏的想法令人不耻。

    聂常司没等到穆尚书示下,顿时急了,万一是很重要的话,或者哪位官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