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的看着她:“你要把他弄回去,我就把林无竞宰了。”

    项心慈悠然的卷着他墨色的发丝,发现他头发比以往柔滑了不少,不过也是,帝王之身,什么秘方不往他身上养,脸头发都养上来了:“宰了就宰了。”

    明西洛冷哼一声:“总是数量就这样,多一个就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项心慈看他一眼,把玩他发丝的举动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明西洛突然撇开目光,脸埋在她肩头:“有什么可看的。”声音更闷。

    项心慈又恢复了手间的动作,只是……这是她第一次听他明确的提他对林无竞和狄路的态度——默认存在。

    但也在婉转的,或者说别有用心的提醒他,他只能接受到这里,若是再有,他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什么脚‘多一个就杀一个’,那是多出一个就杀多出的那一个,跟林无竞等那种在他这里已不足为惧的人有什么关系,谁不知道新鲜的永远能调动人的情绪,至少在她这里新鲜的并不用多优秀,就那股新鲜劲她就喜欢。

    明西洛突然急切又温柔的吻着她,声音有些不确定的暗沉和小心试探:“你听到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项心慈突然有些心疼,想让一直以来都没被眷顾过的他高兴一点,少操心一点,至少能活的轻松一些,毕竟,肚子里这位如果出来了,还扶不上墙的话,他晚年又要奔波在操劳的路上,说不定入土时都不得安静:“嗯……听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西洛突然吻的更急了。

    项心慈伸手抵住他想往下的头:“累了……”是真累,她本也是贪图的人,只是这一胎让她有些兴致不高。

    明西洛便不动了,手指摩擦上自己刚刚咬的地方。

    项心慈笑了,也很无奈:“就你敢明目张胆,还成天闹。”换做别人敢咬她,早让人把牙齿敲碎了。

    明西洛想瞪她又懒得瞪,项心慈这个人生下来就是挑战道德礼法的一般,如此有违女子德行的话也能说的理直气壮,甚至让人觉得大气妩媚,竟让他丝毫不觉得违和,而是觉得她真的有将他放在心上才允许他如此放纵。

    明西洛无语的不想抬头,不知道是鄙视自己,还是想让项心慈抬头看看天,观观她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明西洛看着自己咬的浅的不能再浅的牙印,突然道:“你背上怎么了,有点红……”很浅,但的确有些暗红。

    “哦,拉伸的时候碰到了吧,要不然就是蚊虫咬了一下,没注意,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有点红,你平时小心点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