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度很高的脸。

    聂常司等了一会,见穆尚书不说话,可也没有纱窗后的意思,不禁佩服不已,不愧是穆大人,不怕下面的煞星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穆济见她笑的高兴,视线不禁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戏台,他记得这不是一个喜剧,便看到了书生屡次三番‘扑’蜜蜂的一幕。

    穆济喝口茶,神色依如当年名动梁都城时遥不可及,还是个孩子,一点小事也能高兴。

    项心慈突然转头向二楼看过去。

    穆济亦看着她,没有移开视线,他能清晰的看到她秋水潋滟的目光,她未必看到他的,眼里的光至今未灭,依旧璀璨,当真年少轻狂的可爱,如果早些年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项心慈收回目光:“没事。”并不令人反感,没有冒犯她的意思,反而宽和浩瀚。

    而这种感觉,她也不陌生,有个人就喜欢这样看她。

    项心慈的思绪已经不在台上的书生身上,小书生慌忙无措的样子依旧可人,但她已经兴意阑珊。

    穆济亦师亦友?不尽然,他自有岁月沉淀后时间造就的成熟男子的魅力,波澜不惊,沾染智慧,仿佛让靠近他的人也能分薄他一分睿智。

    项心慈不太记得对他的第一印象,下官之妻,和一部尚书,项心慈觉得一开始应该挺不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后来,就认识了。现在想想,能认识,多少都对彼此都有些兴趣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当真有股让人想撕开看看的味道。他宠一个人时,很容易让人迷失了方向,加上年长,节奏这个东西,不一定掌控在谁手里,相处起来便格外让人有征服欲。

    不是做不做的兴致高昂,而是看到他便想斗一斗的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项心慈想到两人以前的相处过的点滴,不得不说,项逐元和明西洛与他比,在对付女人的手腕上就不够看了,毕竟也曾阅人无数,自然不是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项心慈看着台上的书生,手指抵着下巴,有了几分战栗的兴致。

    明西洛突覆上她的手,神色严肃的看着她,觉得那‘书生’碍眼了。

    项心慈见状,顺势握住他的手,拉倒自己唇边,吻了一下,继而眉宇含笑的看向他,如水的眸光中,只有他一个人:“不及你一分。”

    明西洛骤然想把人拉过来将她揉进怀里,吻到她的嘴里再也说不出撩人的话。

    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。

    明西洛的拇指带着欲念,摩擦过她香软的手背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