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

    可不管施维在想什么,她发现自己被忽略了,彻底忽略,忠国夫人的视线完全没有落在她身上,仿佛她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施维自然不敢计较,曾经的大小姐脾气一点不敢发,只求自己被忽略的彻底,只是游移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地上,半径范围内,视线自然而然落在了戴帷帽的男子大腿以下。

    她知道不该想,弄不好就给家里带来没顶之灾,但是……刚刚她们过来的时候,忠国夫人是不是拉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施维不禁想起了来时几位夫人的对话,行为亲密,小白脸,如今两人又站如此近,刚刚还……这么说他真是忠国夫人养在身边的男子?

    “还是要多注意休息,不过柳姐姐天生丽质,气色还是这么好。”项心慈实话实说,只要她不嫁给项逐元,的确长的不错。

    施维悄悄掀起眼皮向斗笠男子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帷帽遮住他的面容,他如松柏般站在明丽绝艳的女子身后,似乎完全不显眼,又似乎让人无法忽略。

    施维瞬间垂下眼帘,她疯了!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身形和气质,莫名让人觉得此人不凡,如此不凡的人怎么会委身与人?

    但他身上穿的是侍卫的衣服,禁卫军的人?林统领有这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不是,不是。就算是林统领也不用戴帷帽啊?也不是,如果要牵手当然戴帷帽更方便?

    她都在想什么!

    “……在如今的职位上对身边的女子有什么期许,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,可以写成折子呈给我,我让我大伯父尽尽力。”毕竟是首屈一指的女将军,这次做不了女将也定然是名垂千古的女官,单凭她的功绩和表率作用,帮帮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柳雪飞没想到会从对方口里听到这些话,心系苍生、温和善意,当初是她以貌取人了,难怪项逐元如此不高兴,即便这对忠国夫人而言是举手之劳的事,那也是她有帮助女子的心,才会说出这番话:“皇上仁德,一直以来广开门路,比下官等想得更多,百官已经慢慢接受,并没有让人为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她就是随便说说:“刚才下面怎么了?”国要等着她治理,估计早荒凉了。

    柳雪飞有些回不过神来,刚刚不是在说国家大事:“回夫人,是两户人家蓄谋已久的私仇,因田地争分已经僵持很久了,今日又缝节气,失手杀了人,现今已经处理明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雪飞将夫人没说停,又继续道:“后续如果可以,下官会尽量将两家分开,分出不同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