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申德放开了卫捕快等人;“还不快去!都去干什么,衙役去一个代表就行!”

    施维没与前皇后娘娘打过交道,但还记得项七小姐在令国公府做姑娘时的样子,她唯一的一次亮相,便引起了昏乱,性格桀骜不驯,做事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即便是当着她们所有贵女的面,也能当着木质的秋千,拿秋千的一角毫不客气地往小姑娘身上撞,那姑娘能活着,全赖柳姐姐手快。

    端的心狠手辣!

    可现在却无人敢忤逆她。

    卫捕快看到申统领刀背上的宝石时,头瞬间垂到膝盖上,背都不敢挺直,梁都成中带刀的侍卫不少,但能将没把刀装饰成这样的仅此一家,他怎么能不怕,房太仆都折进去了,他算老几。

    “参见忠国夫人,忠国夫人千岁。”

    卫捕快和施维才回过神来,已经跪在地上:“下官(臣女)参见忠国夫人,忠国夫人千岁。”

    柳雪飞心情有些复杂,当初她因为不满项七小姐的所作所为与项世子闹过不愉快,她还不止一次含沙射影的让项世子向大夫人提规劝项七小姐的事,如今都成了她的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项七小姐张扬跋扈、得理不饶人又如何,不曾改变,不曾被人磨灭了棱角,也已是忠国夫人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绝对这类行为对的意思,只是造化弄人,偏偏有她生存的土壤,除了让她知道她当初多管闲事、自以为是,已经无它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刚才就看到柳大人了。”项心慈松开明西洛的手,她不讨厌柳雪飞,帝王都不讨厌为他打天下的臣子,曾经江山就是她的,她一样不讨厌殚精竭虑的良臣。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你们在找什么,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柳雪飞为忠国夫人的温和微微惭愧,刚刚她们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她,却无用武之地,反而显得她们小气:“夫人挂念了,没找什么,打扰到忠国夫人,望夫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见你们冲的匆忙以为怎么了,如果有棘手的事可以让申德他们去帮忙,刚才在彩虹桥那么就看到你了,看你忙着就没让人招呼你,休沐的日子也不能好好休息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柳雪飞惭愧不已:“都是下官该做的。”项七小姐的宽和无意衬的她们小人之心,也只有她们还在用以前的眼光看她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施维也察觉出项七小姐的转变,以往,项七小姐可是不屑于跟任何人废话,眼里的桀骜几乎要漫出来,若不然她也不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令国公主的寿辰宴上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