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确定没人发现,拉着她就要往回走:“走,不要看了。”

    施维不明所以:“怎么了,我还没看到?姐……”

    柳雪飞脚步不停,怕她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,急忙开口:“那是项七小姐……”没提忠国夫人,似乎那四个字更令人心中不安,

    施维一愣,项家七小姐?那个项家七小姐!还看什么,那只腿跑的快赶紧跑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!就是他们!站住!官府办案!站住!”

    柳雪飞闻言,立即惊慌的拦住为首的人,喊什么: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衙役已经从几人身边率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一看是柳大人,停下来:“茅舍茶楼发生了命案,正在捉拿凶手,正好报案的人说主谋是女人,柳大人跟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女人,柳雪飞便猜到大事不好,刚刚她们就在这边只看到了一行人:“快让他们回——”

    可惜已经晚了,冲的最快的、义薄云天的第一批衙役已经被禁卫军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柳雪飞立即和卫捕快上前。

    施维见状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前面不是普通的皇亲国戚,她实不想与之碰上,弄不好便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可柳姐姐去了,她怎么能自己跑,施维现在万分后悔听信三姑六婆的话就不管不顾的过来看戏,如今自己说不定就要被人当戏看了。

    施维跺跺脚,硬着头皮上前,大不了跪的时候孙子一点。

    柳雪飞没让卫捕快开口,直接跪下道:“申统领开恩,是我们的人冲撞了夫人一行,请申统领看在我们急于办公的份上,饶了我等。”

    卫捕快自认秉公办理,如今衙署清明,平常勋贵根本不放在眼里,见了他们也得绕路走。

    但柳大人不是普通的大人,她还是辅国公府大小姐,更是皇上立起来的女官标杆,平常同级官员根本比不过她,更何况让柳大人诚惶诚恐的跪下求情。

    卫捕快不是傻的,立即闭嘴不严,心知可能提到了铁板,能杀了人还大摇大摆逛街的几个是善茬:“下官有眼不识泰山,请……请申统领赎罪……”是这个称谓。

    项心慈已经看到了那边的人,牵着明西洛的手并没有松开,正为秦姑姑说起的春雨姑姑以前的事抿嘴而笑。

    “奴婢也知道一点,奴婢到老夫人身边的时候,老爷已经为老夫人已经另外买了院子,奴婢又是粗使伺候的,见不到春雨姑娘。”但当年的春雨姑娘当真色艺俱全,堪当大任的姑娘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