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3)页
    项心慈并没有去看后面的补救,只是点点头:“就是说确实是没有给够。”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内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掌柜的有些发抖,不是……给了吗?还给了那么多?

    项心慈环视一圈周围的环境,这里应该是酒窖改良的,上面也还有两层小茶楼,开在这片山上也算不错的产业:“为表你们的歉意,这里给了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惊,险些抬头:“这……”又快速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申德的刀立即半出鞘,刀锋在镶嵌着宝石的刀鞘内散发着森森寒光。

    掌柜吓的立即后退一步,血液险些凝固了:“不敢,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也没什么,把你们都杀完了,自然也就是她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、账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:“不,不不,就是她们的,是这位姑娘和这位大娘的。”

    春雨怔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颗娘也惊住了,这里……给她们。

    项心慈对他们的态度尚算满意,觉得自己调节的不错,只是你歉礼寒酸了些:“虽然不怎么够看,也勉强凑合,你若是想反悔,要收回去了,也行,你就去令国公府问问,项世子同不同意,同意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立马磕头,他有眼不识泰山,他罪该万死:“小的罪该万死,小的罪该万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再说一句话,让人割了你舌头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立即鸦雀无声,钱财是小性命为大,何况令国公府,他什么东西敢于令国公府对上,他更没料到,一个小小的舞姬你竟然认识令国公府的人,既然认识令国公府的人,还出来跳什么这种舞,这不是害人!

    项心慈随即温柔地看向春雨:“他们也认识到错误了,权当给你的赔礼道歉,你可还接受。”

    春雨看看掌柜的,再看眼被打的不成样子的颗娘,又看看站在忠国夫人周围佁然不动的侍卫,急忙点头,她满意……满意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这里离都成远了点,若是不方便你也可以折现了去城里再买宅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,多谢夫人。”春雨战战兢兢的不敢有任何违逆,不自觉的拉开了与忠国夫人的距离,彻底明白了她与忠国夫人之间本就遥不可及的距离。

    项心慈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春雨不是害怕,是敬重,压在心里对皇权即便是愚昧也彻底的敬重,君要民死也是恩赐的敬重!畏惧!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这些人比较麻烦,万一我走了,他们反
第(2/3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