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项心慈看眼不远处的人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春雨闻言急忙摇头:“不用,不……怎么行,贱民能处理,那腌臜地方夫人不能涉足!”

    项心慈已经伸手将她拉起来,神色温柔含笑却不容反驳:“走吧,想必不是大事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春雨被笑的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都忘了拒绝,粗糙的手放在柔软的小手里被拉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拿开小姐的手,这人的手不定被多少人摸过,怎么能……

    申德快速看眼皇上,见皇上没有阻止的意思,立即带人跟上。

    明西洛看眼已经走远,完全忘了他存在的背影,无奈跟上,她高兴便好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过百花从后,一座不起眼的两层茶楼的地下一层内,乌烟瘴气、烛火幽暗、呼喝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扯她!扯她!干什么呢!快呀!脱下来,脱下来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脱呀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男人!没吃饭吗!扒她衣服扒她衣服!”

    “打她那呀!”

    “哈哈!抖的好看!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连个女人都打不过,你们下来,让兄弟们上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布帛撕裂的声音,激动的人们爆发出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项心慈刚刚站到门口,声音几乎将她掀出去,除了一个个后脑勺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申德见状,立即带人上前,如火炮一般,强势的推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“谁他娘推老子!”

    “不想活了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没他娘长眼睛!”

    骂骂咧咧的声音此起彼伏,却也压不住前方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春雨敏感的捕捉到了颗娘的尖叫声,顿时有些紧张,虽然那丫头张扬了些,但也一直留在院子里与她们相依为命的长大。

    项心慈安抚的拍拍春雨的手,声音很轻,目光甚至尚算温柔地看着周围的一切,话语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:“出言不逊的,杀了。”

    申德立即刀起刀落,距离他最近的骂的最嚣张的几人头瞬间落地。

    周围瞬间掀起惊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春雨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去门口叫春雨的老妪瞳孔睁大,瞪目结舌,杀……杀人了……杀人了……

    人头!

    “杀人了,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杀人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距离门口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