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项家二房与江侯府联姻的消息,不胫而走,同僚之间恭贺声不断。

    这件婚事没什么好诟病的地方,门当户对,势均力敌,不存在谁家高攀谁家的说法,联姻也是水到渠成、按部就班的进行。

    下聘的日子也紧锣密鼓的商议着。

    要说,实在有不一样的?

    大概就是江小侯爷似乎很满意这门婚事,以前非赌场、马局不去的江小侯爷,最近浪子回头的读起了圣贤书,游手好闲的做派,也准备婚前挂上一官半职,让岳家满意。

    就这劲头,看的京中人啧啧称奇,什么‘成家立业’‘责任担当’‘男孩还是要娶了媳妇才是男人’这样的话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无形中让项堰和二夫人赚足了颜面。

    项二夫人嘴上谦虚着,心里却很满意江小侯爷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在二夫人眼里,自家女儿的颜色是同辈姐妹中最出色的一位,不出门的那位不算。平日里向她打探的夫人本就不少。

    自家女儿脾气虽然软了点,可长相自不必说,拿捏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二夫人照着镜子,说话细声细语的唯恐惊了外面的蝉蜕:“也就是外面的人喜欢乱说,这男人什么样,还能因为女方随便变的,都是贴金罢了,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崔姑姑为夫人梳着头,笑道,:“这也要看谁家的姑娘,像二老爷和夫人这样的岳家,女婿家自然要掂量着点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嗔笑:“你这张嘴,越老越贫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奴婢嘴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鸿宝的确没时间作妖,满脑子都是那双将他三魂六魄都吸干净的眼睛,想的都快魔怔了。

    就怕自己出去做点什么让未来岳父岳母知道了,一口否定了他的婚事。

    实在憋不住了也只是在院子里跟下人们斗斗蛐蛐,斗的也不认真,不一会就靠着廊柱开始傻笑,珠光宝气的衣服都压不住他身上那股傻劲,竟然真的成了,成了——

    下人对小侯爷这傻样已经见怪不怪,也忍不住托着下巴一块瞎捉摸,到底是多好看的姑娘,能把小侯爷迷的连蛐蛐都不想斗了。

    江夫人带着人过来,就看到儿子没出息的样子心里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江家三姑娘她见过,算不上天姿国色,顶多像她那位娘,有一股让人心生怜惜的气质,远不到令人神魂颠倒的地步。

    也就是她傻儿子,没见过什么世面,如今也是定了亲的人了,改天寻两位好的姑娘放他房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