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项心慈都要笑出来了!此刻让对方做个人还有时间吗!

    但无意将两人关系再复杂化,想了想,起身,伸出手回抱了大哥一下,片刻,便松开手坐下来:“谢谢大哥哥。”

    项逐元还没有感觉出她的依恋已经结束了,心里突然说不出来的烦躁,暴怒:“我是不是说过!不高兴了就说出来!说出来让别人去不痛快!不要憋在心里让自己生气!”

    项心慈懂啊,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做的,从没忘记。

    项逐元更烦了,在书案前走来走去,官袍带风。

    项心慈不看她的扇子了,无聊的看着他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突然站定,她肯定还在不高兴!可是能做的已经都做了,二房给他的委屈,她也已经开始在布局,不可能把这一点计较到他身上。那么这归根到底想来想去想,项逐元觉得事情还是出在那天哭着走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项逐元想了想,站在她身边,突然伸出手将她从座位上拽了起来!还得抱!

    项心慈被扯的瞬间向他扑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伸出手禁锢住她。

    项心慈撞到他胸口上,呆愣愣的,双手垂在身,是她记忆中熟悉的清冷感觉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项心慈只允许自己停留了一瞬,便抬起手轻轻的推开他,承认:“我那天一个人从更道走过来,就是突然之间觉得好暗,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项逐元被推的理智回笼,手背在身后,想到那条更道确实弃用很久,空间闭塞窄小,她会不喜欢、有情绪,也情理之中:“真的,只是因为那些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现在不生气了,那这些东西我还可以拿走吗?”项心慈笑着看着大哥哥又是可爱懂事的妹妹。

    项逐元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项心慈觉得她还得检讨一下:“还有我今天出去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问了,大哥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项心慈瞬间把口中一堆‘是三哥哥非要带我去的’收住:“太好了,扇子我可就都带走了哦。”语气活泼自然。

    项逐元脸上的凝重之色没有一点散去的意思。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……”项心慈一点一点的挪出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就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项心慈克服着极大的心里压力,‘蹦蹦跳跳’的带着东西走了。

    项逐元站在门口,没来及说‘以后走正门’她已经走了,脸上神色更加晦暗难明。

    郑管家转身,心里跟着松了一口气,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