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项心慈本要下来,没什么好担心的,反正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,但看他这态度,项心慈又重新坐下,不动了。

    项逐元久久等不到人,回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项心慈戴着严严实实的斗笠,安分守己的在车门口,像个假人一样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项逐元反手拽她下来的心都有,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!这态度摆给谁看!

    不下来是不是!那就别下来了!项逐元反手将车门砸上!也不喊她,就这么跟她耗着!

    项心慈头一扭!谁稀罕!

    郑管家吓的一个哆嗦,这是干什么,何……何必呢……

    项逐元、项心慈两个人,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,隔着一扇门,谁也没有低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郑管家早习惯这两位杠上的下场,倒霉的只能是别人,余光紧张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里面那位,想了想,小心的向车门前移动一步……停下,又过了一会,移动两步,停下。

    直到移动到车门前,伸出手小心的为七小姐打开门:“七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项逐元看郑管家一眼。

    郑管家当看不见,一心看着他的七小姐:“七小姐,都到家门口了,怎么还不下来,您不知道,世子听说您出门了,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,属衙都没下,就急忙去找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多。”项逐元眼里的不悦冷静下来,总归回来的时候没有闹,也算是认理,平稳下情绪,等着她下来。

    郑管家陪着笑,期许的看着七小姐:小祖宗,您就下来吧。

    项心慈垂着头,手扣着衣裙上的绣花,她没有生气,项逐元说话就这样,要哄人的时候,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,达到目的就行,事后未必会认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一定要讨到他承诺的结果才行。

    但现在,没有必要,而且……她就这么离开,他其实不习惯吧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,怎么可能说不来往就不来往了,养只猫狗时间久了还有感情呢,更何况自己这么大的人。

    项心慈心里有了计较,慢慢来,只要自己不总是粘着他,不要总是无理要求,像正常的兄妹一样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好用的人,未必不能又占便宜又不害他,自己何必拘泥于形式把这么好用的人往外推。

    项心慈的良心在方便行事和别人死活之间,不用摇摆就毫无压力的选址了对自己有利的。反正她善良过了,是他非找来的。

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