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项心慈理所当然,毫不心虚。

    项逐元看的心中无奈,有心想让她改改脾气,虽然是没有坏心,但总是这样容易得罪人。

    可想到什么又止住了嘴边的话,小七走入人前的机会本就不多,何必再让她不高兴。

    别人家这么大的姑娘已经被长辈带着出去做客、接触后宅的事务,小七却连五房的院子都不允许出去。

    项逐元伸出手,发乎情止乎礼的帮她扯了扯因为她擦眼泪弄到皱巴巴的衣袖:“多大的人了,还不注意。”

    项心慈看着他连指腹都碰不到自己手背的举动,心中空落落的几乎滴血,回来有什么用!

    她的大哥哥永远是那个大哥哥,吸天地精华却不肯给她一滴超脱世俗的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“又不高兴了?”哪里来的那么多脾气。老太君送出的几枚簪子他让人问过,金子的重量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上老太君不至于不苛待任何人,不同的是,府里其她几位姑娘都是精心挑选的款式花型,唯独小七这里,花样单一没新意:“那枚琉璃簪是我找人寻了很久才得到的。”就别那么小气了,小七最乖。

    项心慈抬头看向他,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,她也不在意,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,执拗又认真。

    从这份认真里她难得从他脸上看到几分小心的安慰,可她知道,他说话的语气再轻,也不会弯下脊背;脸上的柔色填的再满,也不会让人觉得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他是这座府邸的骄傲,是勋贵的象征,是大梁国四大国公世家中,生生压下另三家,吸干他们的血,滋养了他自己的朝中脊梁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一举一动克己守礼,未来的一言一行编纂成册,他的感情……自然……也不会轻易被人拿走、勘破。

    “还在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项心慈语气冷硬,刚想说什么,随即脑海里不合时宜冒出一句话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她是利用惯自己出身在项逐元这里找存在感的,以前的自己颇为得意自己摆弄出身后在他这里获得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‘项家未来的家主又怎样,还不是她的垫脚石’。

    项心慈几乎要笑自己蠢!

    是啊!她快要忘了,十四五岁的她,就是这样想的:不计一切代价占住项逐元,哪怕利用自己的容貌,利用自己那个娘留给自己的见不得人的媚宠之术。

    所以,什么时候起她忘了龌龊的初心,磨平一切,固执的认为他们是兄友妹谦的温暖午后相识的,而不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