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2/2)页

    令国公的支持者,觉得令国公为了柳将军苦守心神,长宿书房,与其夫人貌合神离,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摄政王的支持者,更是列举出众多王爷晾着太后,只为柳将军神伤的事迹,反正立的人设一定比令国公更深情。

    而且民间觉得摄政王虽没有给柳将军夫妻之名,可那是柳将军不要的,其实两人早已经在一起,所以他们才是灵魂走在一起一对佳人。

    事情说到这里,就不得不提令世子的那位妹妹,摄政王的妻子,当朝罪行罄竹难书的太后娘娘——项心慈了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一位心思歹毒、恶事做尽、惑乱超纲、心胸狭窄,让人不嗤为武的女人!

    据说她小时候便骄纵任性,陷害未过门的柳将军,嚼尽舌根,让一对佳偶就此错过。

    后来嫁给微末时的摄政王,对摄政王极尽侮辱,作威作福,闹的家宅不宁,夫妻离心。最后不从她自己身上找原因,竟然还要毒杀柳将军。

    丧心病狂时更是要处死令国公子,扶持她自己偏爱却嗜杀成性的小儿子即位,这是见不得大梁国好啊!好在苍天有眼,她四十多岁便逝去了,简直大快人心……

    “小声点……”老者谨慎的四下看看,声音压的更低:“少说一句,小心让人听见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拍:“这有什么!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,还不让说了!”全圣都的诰命谁没有受过太后的折辱,那女人就是心里有病!

    老人叹口气,怎么就不听劝呢:“少说,末说。”表情忌讳莫深,那位美貌与心机一样让人胆寒的女子,谁提谁遭报应,就这么邪门。

    ……
第(2/2)页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