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倒完所有东西,赵雁翎面不改色,还对着镜头做了个ok的手势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孔拉多终于气急败坏,在话筒里咆哮:“赵先生,你这是在干什么?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盘他!”

    “盘他!”

    “盘他!”

    赵雁翎耸耸肩:“如你所见,我在物归原主啊。本来就是你们西班牙的东西,我怎么好意思拿?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要挂了,睡个回笼觉,这两天白忙活,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拿得起的人太多了,放得下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拿的潇洒,丢的洒脱,水友从赵雁翎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肉疼。

    仿佛,丢掉的不是金银珠宝,丢的是一把沙子尘土。

    你们不是想摘桃子吗?自己去捞吧。

    “霸气侧漏!”

    “能捞早就捞上来了,还会等他们来吗?”

    海风有点凉,赵雁翎照样等太阳升起,才去扬帆。

    这时,一艘渔船在骷髅海岸的最外围远远地停下,降下一艘皮艇,慢慢往这边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听到风声来撞大运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骷髅海岸沉船宝藏的事这么快就发酵开,热度上升,整个欧洲沿岸的人都在躁动。

    赵雁翎升半帆,没急着离开,将三叶草号缓缓的朝皮艇驶去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把吃到嘴里的吐出去,在合上铜箱盖子的瞬间,他就已经把一箱子宝石品相好、块头大的,以及那箱金器首饰中值钱的纳入空间。当然,包括了那件巧夺天工的头饰。沉海的那些,和他收藏起来的比简直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皮艇上乘坐了两个欧洲年轻白人和一个皮肤黝黑,看着像是渔民的中年。除此外,皮艇上还有氧气**和潜水衣等物,显然是得到消息后来寻宝的。两个白人一个发色金黄,卷曲着很凌乱。另一个短发,脑袋有块疤。他俩皮肤很白,一看就不是常年漂在海上的人。

    等两船接舷,疤头白人突然从潜水服下拿出一把老旧的来复枪,指着赵雁翎说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赵雁翎无所谓的举起手:“想要啥尽管拿,但如果抢我的船,我会拼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在打劫诶,老赵你咋这么逗!”

    “抢船就拼命,233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为啥不怕?难道就因为来复枪太老么?”

    白人青年有着典型的英国口音,在英国,手枪和步枪是严重禁止的,但双管猎和旧来复枪却不管制,甚至有军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